摄影师“编号223”的作品。

文字//梦想与现实:两种时尚摄影师

psb

有声//再见,昨天。BY 亦



12/22/2014 留言 (0) 访问:955 , 蜂巢

文化//关于文山“吃”的一点研究

一般正常来说,我们一天中吃东西的顺序是这样的:早餐,午餐,晚餐,宵夜。
但是,好像我们的方言里的排序是这样的:早点,早饭,晚饭,宵夜。
貌似在我们的方言系统里,早饭就是指午饭,但我接触的一些外省的人都是把早饭当作一天中吃的第一顿东西,即他们的早饭=我们的早点,我们的早饭=他们的午饭。

  • 早点

小时候早上去吃米线,老板都会问:“你要红油还是白油?”这里的红油是指加过辣椒的油,白油是指猪油。(因为一般都是小孩不能吃辣所以才这么问的,长大就没人这么问了)[私以为问白油红油的情况可能只会在我们这片区会出现吧,像过桥米线那类应该不太会出现]

我们的米线也会有一些奇怪的吃法,比如加炸过的猪皮、油条、煎过的臭豆腐、椒盐饼,当然各地也有不同的吃法,广南米线还会加香肠什么的。

米线也有很多种,按不同的标准可以分为细米线和粗米线、干米线和湿米线、还有一种酸浆米线。

面条也分很多种,鸡蛋面什么的就不提了,太大众。以前很流行吃一种叫挂面的面,依稀记得会把包装好的面放在火烟上熏(有点不太记得了),不过闻起来会有烟熏的味道,煮了以后必须换汤,因为很咸很咸。小时候感觉这种面挺宝贵的,现在好像很少人吃了。

汤圆不得不提,因为我觉得我们家乡的汤圆是最好吃的。别的地方的汤圆都是有馅,吃一个就腻得要死。糯米面一揉,趁着热水沸腾扔进去,待汤圆全都一个个浮起来,舀进碗里,可以选择两种吃法,一种就就着汤放点糖稀就吃了,一种是把汤圆放到各种面(其实就是诸如豆、花生、芝麻等磨成的粉末)里面翻腾一圈。

相信每一个文山念书的人都有这样的记忆,每天早上去学校前都会买一袋糯米饭,糯米饭配香肠、牛肉、酸菜、酸萝卜等等。呃,大概把糯米饭当早餐的也就只有我们这一片的人了吧。

  • 早饭 晚饭 

早饭和午饭之间其实还有一种,叫晌午,以前经常听外婆他们会说“吃点晌午”,不过我们这一代好像不怎么说了,我妈他们那辈子也没怎么听他们说过。我查了查晌午其实是指表示“中午”、“正午”之意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晌午会被用作这个时间段吃东西的称呼。

我猜想,所谓的晌午也就是吃完午饭,要去干农活之前补充体力吧,也可以说相当于广东人的下午茶。一般好像是吃凉卷粉、凉米线这类吧。突然想起来个夏天下午很想喝的东西——水晶凉,比起昆明人称它“木瓜水”,我觉得水晶凉更贴切。里面有时候还会加一些叫做“凉虾”的东西,其实也就是用米浆做成条状,然后我们伟大的劳动人民就形象化为“虾”。

说到早饭晚饭就不自然的想到各种菜,比如我们称“卷心菜”为“茎白菜”,称“上海青”为“调羹菜”,称“西红柿”为“酸汤果”。

不自禁的又想到一些特色的东西,比如花饭(壮族用一些天然的草来给白米饭上很多种颜色),粽子(和我上学的地方比起来的话,我们的粽子更香,因为也是会用一种天然的草来染色并且里面馅是腊肉)。

  • 宵夜

宵夜,又称夜宵。夜宵最主要的内容其实是烧烤,烧烤又分两种一种是以串来论的,一种就是搞个掏空了装木炭的小桌子坐在旁边边烤边吃的。

不过最古老的关于烧烤的叫法,好像是是叫“烧豆腐”。当然“烧豆腐”并不是光指烤豆腐,而是一种泛称,至于为什么用这个来称呼,有待大家讨论。

作者:抽风(文山话研究小组) 图:朱仁严

4 人喜欢

Tags: , , , , ,

跳至工具栏